“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备受大家关注的陈某文、准格尔旗薛家湾镇柳青梁村委会通过“虚假诉讼”侵吞河北省唐山市王小兰权益一案引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和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领导的高度重视,此案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已经组卷将移交当地公安机关。

7月17日上午,王小兰夫妇在鄂尔多斯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2003年初,因为自己交友不慎,认识了当时的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蒙南煤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某文。被陈某文等虚假诉讼后导致我们筋疲力尽、日夜难眠。还好此事引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和鄂尔多斯法院领导的高度重视,是我们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据了解,王小兰案件曾经被《民主与法制周刊》、《法制周末》、中华时讯等媒体大篇幅关注报道过,下面我们再次回顾一下该新闻。请看当时的报道:

虚假诉讼,就是打假官司,是当事人处于非法的动机和目的,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采用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和证据的方法,提起民事诉讼,使法院做出错误的判决、裁定、调解的行为。近期,本网多次接到唐山王小兰女士的电话举报,诉称:其本人于2003年,在内蒙古准格尔旗柳青梁村以310万元购买的井沟煤矿矿权,被其雇佣人员准旗人陈玉文恶意侵占矿权并虚假诉讼了十三年。接到举报后,记者怀着好奇的心情,到内蒙古鄂尔多斯进行了调查采访!下面随着记者的镜头去看一下这起矿权之争离奇案件的前世今生!下面听一下唐山王小兰女士是怎么讲的: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我叫王小兰,河北唐山人,2003年3月通过唐山的刘兴华认识了内蒙准格尔旗的陈玉文,经陈玉文介绍结识了准格尔旗柳青梁村有个煤矿,经陈玉文介绍,我们双方协商310万买了井沟煤矿,先付了180万,把采矿权变到了我的名下,并成立了以我为法人的华汇煤矿有限公司,由于路途遥远,孩子无人照看,出于对刘新华、陈玉文的高度信任,我把华汇公司的章、证照还有相关手续都交给了刘新华保管,刘新华又给了陈玉文,让他俩负责煤矿的前期管理及日常的工作处理。没想到在这期间陈玉文起了歹意。想侵吞煤矿,为此我付出了13年诉讼的沉痛代价。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2003年3日1日王小兰经刘兴华、陈玉文介绍认识以310万的价格购买了内蒙古准旗柳青梁村委会井沟煤矿,并签订了煤矿转让协议,双方约定了条款理应共同遵守,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根据1999年10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章一般规定:第三条平等原则:合同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另一方;第五条公平原则:当事人应当遵守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义务。按照合同约定王小兰付给了柳青梁村委会180万元,柳青梁原村委会将井沟煤矿的采矿权过户到王小兰的名下,后来成立了以王小兰为法人的准格尔旗华汇煤炭有限公司,其余130万元尾款待该原村委会为该煤矿修建完工业广场及道路,办好用地许可证及架好高压线等工作后再付清尾款。据记者在该矿厂现场了解,原村委会合同承诺该做的工作到现在也未完成。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宋露平:这就是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王小兰买的井沟煤矿就在这,当时说的是那边电从这边拉下来(动力电)一直也没拉,临时的照明,说是走这边修道直奔109国道,这边一条奔京藏线,这都是后边我们用装载机推过来的,临时让工人在这边修,这就是王小兰的井沟煤矿。到我们这我们改了华汇煤矿。井沟煤矿、羊腰子煤矿、崔二圪咀煤矿整合成一个大集团公司,富能煤炭有限公司崔二咀煤矿,我在这矿上就是,王小兰委托我,我本身也是王小兰主管安全的矿长,整合以后这三个井口全部封上了,封上就变成了120万吨的露天煤矿,这里就是当时说做广场的,就做了简单的煤台。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这充分说明王小兰是信守承诺,按协议办事的并没有违反协议规定,王小兰于2004年将公司的公章、各种证照及矿相关手续交给了刘兴华保管,后来,刘兴华交给了陈玉文,他俩负责煤矿的日常前期管理工作,他俩在煤矿管理期间边技改边出工程煤,当时的煤炭价格每吨90元,成本20元,日产量350—400吨之间,陈玉文生产了近半年时间,这半年生产的煤炭买了多少钱,据王小兰讲,陈玉文从来没交过账,另外还给过陈玉文20万元,陈玉文在内蒙古鄂中级人民法院2007鄂中法民3初字第21号判决书中自述:这就给陈玉文蓄意侵吞王小兰矿权,王小兰无论在经济上或是工作中无形中给陈玉文提供了便利,为自己招来了13年4级法院的诉讼官司埋下了伏笔。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2005年下半年内蒙古的煤矿资源整合按政策要求华汇煤矿具备独立保留条件,待其到准旗煤炭局办理手续时,负责人讲:陈玉文已经把煤矿整合了,王小兰感觉事情不妙,但为时已晚,陈玉文已私自将华汇煤矿与崔二咀煤矿砂石眼煤矿于2005年10月10日已签订了煤矿整合协议,王小兰找到陈玉文质问,煤矿整合是大事,我作为华汇煤矿的矿主,你作为我的雇员煤矿整合为什么事先不给我商量,王小兰便向陈玉文要她公司的公章及煤矿证照等手续,陈玉文不给。

王小兰于2005年12月18日通过在唐山市唐山路南区人民法院起诉了刘兴华和陈玉文,通过法律途径才从陈玉文手中要回了自己华汇公司的公章及证照。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后来王小兰于2006年3月18日重新签订了煤矿资源整合协议王小兰占20%的股份,与上述两家煤矿成立了准格尔旗富能煤炭有限公司。陈玉文对此不死心,于是便拉开了由他自己自编自演和准旗原柳青梁村委会书记贺三存、主任秦挨在等人经过精心密谋,由假的柳青梁村副主任靳海新曾出庭的历时13年初经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及最高人民法院的4级法院的涉嫌两起虚假诉讼,这场本属王小兰准旗矿权之争的大戏便拉开了序幕。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2003年12月31日,准旗柳青梁村委会原书记贺三存来唐山找王小兰协商购买该村井沟煤矿付清130万元尾款之事,双方协商并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双方约定:2004年1月10号在王小兰购买煤矿时,根据煤矿转让协议约定的条款柳青梁原村委会完成该做的工作,并验收后再付清尾款,从补充协议看这份协议有准旗柳青梁村委会原书记贺三存和王小兰共同签署,见证人是刘兴华,没什么问题,双方理应共同遵守。但从记者到该煤矿实际调查了解来看,到目前为止王小兰不对付煤矿转让尾款都没关系,原因很简单,柳青梁原村委会在该协议中承诺的修路、架线、变压器等都没有兑现。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2004年11月7号,柳青梁村委会和王小兰又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该协议由陈玉文代签,废止了2003年12月31号签到的补充协议,约定了王小兰原欠80万元及65万元滞纳金于2004年11月9号前全部结清。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对此问题,记者在柳青梁村委会会计办公室现在采访了柳青梁村原村委会会计,经办人张永清,并查看了王小兰交款的账目,该账目显示王小兰于2004年11月9号前煤矿转让款已全部付清,和柳青梁村委会再无债权、债务关系。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柳青梁村委会现主任李三海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看协议和收款这些情况,我看企业协议是和王小兰签的,收款写的经手到王小兰,交款人是陈玉文,我们的协议是和王小兰签的,但是收款我们收到的是王小兰的款,陈玉文、王小兰、警方和我们柳青梁没有任何关系。当时靳海清是不是咱柳青梁村人?不是,不是柳青梁村村民。柳青梁副主任靳海清。这个我不能认可,因为靳海清也不是柳青梁村人,而不是柳青梁的副主任。他如果不是咱村的村民,他怎么在国家最高法庭说,说他自己是柳青梁村的村主任呢?这个我说实话,他确实不是柳青梁村人,也不是副主任,这个我能肯定了。您清楚陈玉文替柳青梁和王小兰打官司,这个事您知道吗?这个不清楚。王小兰在村里签订买矿的协议你清楚吗?我是看了协议,但是村里面有存档,于档案里面我是在15年通过这个案子我看了和王小兰签的买卖协议。在王小兰买卖款到2004年已经结完了是吗?好像在2004年11月9号前,我们的款已经结完了。

2005年10月8号,柳青梁原村委会和陈玉文又抛掷了一个乙方陈玉文签字,甲方柳青梁村委会盖章,无经办人的协议和确认书,该协议约定:柳青梁村委会于2003年12月31日与王小兰签订的煤矿转让补充协议,约定的一切权利转让给陈玉文,甲方积极配合乙方向王小兰追索130万元债权及千分之五的滞纳金,如需诉讼,乙方以甲方名义诉讼,王小兰尾款及滞纳金无论多少均由陈玉文享有,王小兰给付或经过法院给付的款项,甲方及时全额给付乙方,不得截留、拖延等条款。该协议和确认书。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王小兰并不知情。

根据《合同法》第三章合同的效力。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者利益;

(三)以合同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经过陈玉文和柳青梁村委会原书记贺三存,主任秦挨在经过精心策划,恶意串通之后,隐瞒了煤矿尾款及滞纳金早于2004年11月9日全部交清的事实,陈玉文便于2006年10月18日在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准旗柳青梁村委会为诉讼主体对王小兰起诉追要所谓煤矿转让尾款及滞纳金的虚假诉讼,柳青梁村委会胜诉后。王小兰不服上诉,后经内蒙古高院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两次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年民提字第203号,王小兰败诉。准旗柳青梁村委会胜诉后,陈玉文怕独享不了多年的策划的诉讼成果,不含王小兰煤矿股权滞纳金就2000多万元。陈玉文便于2016年以2005年10月8号签订的协议和确认书为借口将准旗柳青梁村委会告上了法庭,开始了再次虚假诉讼,后经准旗和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两级人民法院审理,法院将柳青梁村委会的所谓债权判到了陈玉文名下,并申请执行。后由鄂法院执行局挂牌拍卖王小兰所在准旗富能煤炭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权。

事情讲到这,这场王小兰养虎为患,陈玉文蓄意策划的矿权官司似乎赢定了!记者相信此时的王小兰浑身是嘴都讲不清。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王小兰所属矿权之争案到2018年有了转机,陈玉文发起虚假诉讼的证据才浮出水面。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从2018年6月28日柳青梁村委会向法院递交的证明材料上看柳青梁村委会以于2004年11月9日已经将煤矿转让310万元及其滞纳金全部收齐了。关于2005年10月18日该村委会和陈玉文签订的协议和确认书,现村委会都没有见过原件。直到2016年期间该村会计张永清接到准旗综合开发办主任张二换通知。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记者电话联系了准旗综合开发办主任张二换关于王小兰与柳青梁村委会债权转让给陈玉文的事,协议你知道不知道?你说什么协议?就是王小兰和陈玉文关于王小兰购买柳青梁村委会的煤矿,到后来不是有一点债权吗?王小兰债权私自转让给陈玉文啦,这个协议你知道不知道?我没听说么。没听说是吧?那怎么柳青梁村的张会计和目前的书记怎么到你那里去拿的协议和确认书?重点:陈玉文让我转交的,他过来这,人家路过,他从沙圪堵去呼市呀,路过薛家湾给我放下个资料袋,让我转交给村里面的负责人。陈玉文让你转交的是吧?嗯他给在我手里头,我给转交的。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书记董俊義和会计去张二换处拿的,后经村委会核实,该两份材料该村委会不知是怎么形成的,其内容更不是村委会成员所写,村委会在证明中声明对2005年10月18日所签的协议和确认书不予认可,原村委会并没有召开过会议同意陈玉文以村委会名义起诉和将村委会债权转让给陈玉文,从村委会证明来看,这起由陈玉文自编自演的王小兰矿权之争虚假诉讼案经历13年,不仅欺骗了4级人民法院,共出了8个判决书都和柳青梁原村委会蓄意隐藏会计账目和陈玉文造假、制假有关。

目前王小兰申诉已在最高院立案,维权仍在进行。这起由陈玉文和柳青梁原村委会各别领导发起的虚假诉讼案,不仅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还把准旗投资矿产的王小兰拉向了维权的深渊,目前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李红艳为院长的中院领导根据准旗柳青梁村委会递交的新的证据材料,从中发现了问题,认识到目前该院执行局拍卖王小兰所属矿权问题的严重性,并于2019年9月份责呈该院执行局暂停了王小兰矿产股权的挂网拍卖,并责呈该院监察室主任张志平重新调查原柳青梁村委会和陈玉文两起虚假诉讼案,迄今王小兰耗时13年矿权维权案才看见曙光。由于市中院王小兰矿产股权拍卖的停止,陈玉文向鄂中院递交了一份材料,材料开头这样写到:鄂中院李院长秉各位领导你好,我叫陈玉文,现郑重向你反映,你无辜干涉本案执行工作,非法停止本案拍卖,无奈向你反映,如下问题,望尽快给予解决或答复。李红艳身为鄂中院的院长,党组书记在法院从业几十年,曾获得人民满意的好法官等多项荣誉,竟被陈玉文讲成以无故干涉本案执行工作,把停止本案拍卖,把李红艳院长说成非法,并且陈玉文自己还很无奈,是不是有点好笑。李院长一班人办本案发现问题,及时处理问题,本着为法律及百姓负责的态度,这体现了一个好院长、好法官的本色。目前陈玉文与本案已涉嫌虚假诉讼,可见到了什么程度。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靳海清说:从账面上来看,王小兰已经不欠村委会的钱啦。

据陈玉文的代理人靳海清讲,目前他代理这陈玉文十几个案子,学了不少东西,岁数年轻的话就可以考律师证了。

柳青梁村委会监委主任现场视频讲话:

“王小兰诉陈玉文等虚假诉讼”案: 引起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重视

 

我是柳青梁村委,监委会主任郭海旭,介绍一下陈玉文和王小兰在柳青梁的案子。2015年我们这个班子新选上来的,以前他们打官司的案子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他们来着压公章才知道这个事,法院判决有两千多万,村委会陈玉文告诉王小兰有两千多万的违约金,最后陈玉文又把我们村委会起诉,我们去应诉才知道这码事,靳海清副所长既不是我们柳青梁人又不是我们村的副村长,在这个案件里面它代表的是我们柳青梁的副所长,我们柳青梁没有这个人。贺三存有病,不能接受采访。秦挨在不接电话找不到人。

通过记者的电话及视频采访,陈玉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相信大家就一目了然了。通过记者调查了解,这起多年的诉讼案和原柳青梁村委会故意隐瞒王小兰交款事实,陈玉文制假、造假有关,陈玉文涉嫌虚假诉讼已昭然若揭!

相信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失!

这起由陈玉文和柳青梁原村委会各别人恶意串通并精心策划发起的,历时十三年,王小兰矿权之争案!在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李红艳为院长的重视之下,不久将大白于天下!

法律不会饶恕恶意制造事端的任何不法之人!

根据案件发展,本网将继续关注!